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中江视频 > 文章

单霁翔组“布鞋男团”,用脚丈量中国的世界遗产

时间:2021-02-17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中江网网摘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“传承”这样的抽象概念,瞬间落回烟火人间,打破时空,生生不息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从故宫博物院退休的“老单”单霁翔,走出宫门后,这次真的走向了大千世界。在首档聚焦世界遗产的文化综艺《万里走单骑》中,他化身一个新晋男团的团长,行走万里,用脚丈量中国的世界遗产。

  在1月31日首播的节目第一期,单霁翔初遇黄觉、马伯骞,就送了一人一双布鞋,宣告“布鞋男团”成团。在接下来的节目中,他和嘉宾们穿着布鞋,日均步行超3万步,从良渚古城、杭州西湖、苏州园林,到青城山都江堰、鼓浪屿、武当山……12处世界遗产地的隐秘和伟大,或将在他们的行走中得到更多“应援”。

  是世界遗产,更是生活家园

  在《万里走单骑》总导演张龙看来,这档节目和其他文化类综艺或旅行类综艺相比,最大的不同在于,它要传达的核心是阐明世界遗产的价值。

  刚刚播出的节目第二期来到厦门鼓浪屿,这是一个“国际社区”,在专家的建议下,“布鞋男团”要带着观众领略7种不同风格的建筑。然而,鼓浪屿上不能开车,交通全靠腿,如何在有限时间内完成这项任务,同时又让节目好看?

  这期节目把“男团”分成了两组,一组由单霁翔带队,走以输出知识点为主的路线,另一组则走体验路线。“未来我们还想在一些建筑旁立一个二维码,游客来了扫一扫,就能看到节目中对建筑长知识又好玩的介绍。”

  事实上,《万里走单骑》并不仅仅是“布鞋男团”的行走,他们每到一处,就恨不能“消失”在当地人群中——就像世界遗产不仅仅是遗产,更是当地人的生活家园。鼓浪屿本身就是一个社区,岛上还有一个厦门二中的初中部,一代一代的鼓浪屿少年从这里毕业,走向岛外的世界。而位于湘西的永顺老司城遗址,里面则有一个500户人家的村子,从古繁衍至今。

  “我不是演员,不演不装,节目也没有剧本,我们的状态就是三个:一个是不断地走,一个是和遇到的人对话,一个是体验。”单霁翔说,“我们在良渚磨玉,在土楼夯土,在普洱炒茶,通过自己的体验来和观众分享。”

  云南普洱景迈山是一个正在申遗过程中的地点,节目组在前期踩点时惊讶地发现,这里就算是最普通的茶农,都对申遗这件事非常了解。“有的少数民族茶农,汉语表达不是特别好,但他们都对申遗非常热情,也比我们对世界遗产的价值认知更有深度。”张龙说,“他们已经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日常。”

  为了不让柏油路沥青的气味影响茶树的香气,当地只要一进入茶山的范围,路就是用石子铺成的。尽管很颠簸,尽管维护成本更大,但为了保护景迈山,当地人愿意做这样的选择。

  他们对良渚遗址“动手”了

  《万里走单骑》的开篇选择良渚,单霁翔说“因为它实证了中华文明5000年”。2019年,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,成为中国最新的一处世界遗产。事实上,在综艺之外,良渚正在努力让自己走进更多人的视野,甚至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陶豫,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管委会”)文物与遗产管理局局长,他介绍,管委会成立于2001年,已经有20年的“历史”,在5000多年的良渚遗址面前,如何保护好,如何传承好,是它自成立之初就肩负的两大使命。

  早在2010年,良渚考古遗址公园就成为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。在面积3.66平方公里的公园里,观众来了,能干什么?

  陶豫坦言,对于初来乍到的普通人,良渚遗址的“观赏性”并没有那么强,有句话叫做“地下气象万千,地上土丘一片”;而且5000多年的文明距今太过遥远,如果再造还原那个时代的人与生活,目前还缺乏足够的证据。

  既要好看又要科学,管委会找到了一种艺术表现形式。“除了陈列在博物馆里的文物,在南城墙的考古现场,我们用一种‘金属网格’的展陈手段,来表现当时良渚人的生活。你能看到‘他们’在水城门撑着竹筏运送货物,也能看到‘他们’隐隐约约穿着衣服,但衣服是什么样,我们不知道,留待今后的科学解答。”陶豫说,这样的“金属网格”在古河道旁的手工作坊区,则呈现了各种劳作的场景,比如烧陶、制玉、纺织等。

  想让普通人走近世界遗产,“动手”是最具效果的方式。2020年,管委会和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,在良渚古城举办了14期公众考古。这项活动通过志愿者招募的方式,入选者需要先进行一个考古培训,掌握考古作业的标准流程,“用什么工具”“怎么挖”,培训合格后,在考古专家的指导下,亲身到考古现场进行发掘——注意,这不是演习。

  当这些“考古实习生”真的在这片几千年前人类居住过的土地上,亲手触摸到土层中的纺轮、陶片,时空的隔阂就被弥合了。好消息是,如果条件允许,在今年每周末都将举办这样的公众考古活动。

  除了公众考古,良渚还在做“实验考古”,这来源于遗址公园在做现场展示时遇到的难题,“比如良渚时期的建筑是怎么建造的,以前只能通过图片或者视频,现在我们想让观众看到,甚至体验到”。

  于是,遗址公园特别开辟了一个5000多平方米的实验考古区,由考古和建筑界的专业人员从夯筑地基开始,以良渚时期的方式,在现场盖房子,目前已经搭起了一个半成品。观众来到这里,也可以体验夯地基的“体力活”。

  “我们打算用5年左右的时间,真正打造出一个实验考古区,请有专业背景或实操经验的人,加入到我们的工匠队伍,除了盖房子,我们还可以烧陶、纺织……”陶豫说。

  世界遗产给当地人带来了什么

  单霁翔说:“在很多游客的眼中,这些世界遗产地仅仅是风景名胜。那么,世界遗产的价值何在,给当地老百姓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什么,这些都需要告诉公众,这是《万里走单骑》的初衷所在。”

  单霁翔以鼓浪屿为例,作为一个国际社区,又是旅游胜地,申遗成功后,不仅没有无限制接纳游客,反而从限流6万人调整到5万人,其中1.5万是当地民众。教育、医疗等配套依然保留在岛上,没有为了开发旅游而牺牲当地人的尊严和权益。

  盛淑彦是一名85后摄影师,家就在良渚古城,朋友圈照片全是她拍的良渚“写真”。“以前上大学,要跟同学解释一大圈,我家在良渚古城,古城在杭州余杭区的什么位置……现在只要说良渚,大家就知道了。”盛淑彦说,因为环境越来越好,为她的摄影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素材。

  看了《万里走单骑》第一期,盛淑彦觉得,自己以后更不用解释良渚是什么了。而且她发现,越来越多和她一样的年轻人,开始在良渚摄影、写生、办读书会……对周边居民来说,良渚是世界遗产,更是他们生活的地方。

  家门口有了世界遗产,除了高兴、自豪的心理福利,当地人更得到了切实的好处。陶豫介绍,最明显的是环境的变化。在42平方公里的良渚遗址保护区范围内,矿山全部关闭,污染企业全部搬迁,青山绿水中的村子回来了;环境好了,产业也实现了更新换代,文旅融合的民宿开起来了,遗址公园本身也带来大量就业机会。

  有时候,当地人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有一天,住在附近的一家人到良渚考古遗址公园游玩,爷爷在实验考古区看到了木骨泥墙和榫卯结构,兴奋地对小孙子说:“我小时候也是这么搭房子的啊!”

  “传承”这样的抽象概念,瞬间落回烟火人间,打破时空,生生不息。(记者 蒋肖斌)

上一篇:2021年央视春晚新技术喷涌 创新点频出

下一篇:国内观影需求稳健复苏 春节档预售票房超5亿

蜀ICP备12020508号  |   QQ:345696541  |  地址:中国四川  |  

川公网安备 510623020001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