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视频娱乐 > 文章

戛纳推崇逼近现实的影片

时间:2019-05-2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中江网网摘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《寄生虫》海报

  北京时间5月26日凌晨,第72届戛纳电影节闭幕,各大奖项揭晓。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新作《寄生虫》拿下最佳影片。评委会主席亚历桑德罗透露,《寄生虫》获得金棕榈是评委们一致通过的。

  去年的金棕榈颁给了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《小偷家族》,今年则由奉俊昊导演的《寄生虫》为韩国捧回首个金棕榈。与其说戛纳刮起亚洲风,倒不如说,目前的戛纳影展更加推崇逼近社会现实的电影作品,不仅是《小偷家族》《寄生虫》聚焦社会底层,本届戛纳仅次于金棕榈的“评委会大奖”,也颁发给了同样题材的塞内加尔、法国合拍电影《大西洋》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记者 倪自放

  不是亚洲风

  是现实题材风

  对于此次戛纳电影金棕榈的归宿,评委会主席亚历桑德罗给出了方向性的评价,那就是逼近社会现实的影片在戛纳更受青睐,“电影应该唤醒人们的责任和意识,但是认为我们的选择是建立在政治意图上的想法是错误的,我们只从电影本体出发,无论导演的背景从哪里来,我们只讲述电影本身。今天获奖的大多数影片,讲述社会不公、政治等现代问题,这是一个信号,这是当今社会应该考虑的问题。”

 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《寄生虫》,被称为是极富同情心的社会寓言,宋康昊饰演的男主角和他的一家人,住在一个狭窄的地下室里,只有一个小窗户可以看见上面的街道,而很多醉汉经常在墙边小便。后来儿子被包装成为一个非常善于教育神童的学者,得到机会去辅导富人家七岁的儿子,于是,两个贫富之家有了交集,处于社会中的两极碰撞在一起。

  《寄生虫》在戛纳被褒奖,很容易让人想到去年在戛纳影展上获得最高奖金棕榈奖的《小偷家族》,同样聚焦社会边缘群体,同样有强烈的社会批判色彩。相对于是枝裕和之前作品对家庭的关注,《小偷家族》构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,影片早已挣脱了单一的家庭视角,而是表现家庭与社会的冲突,是名副其实的社会问题电影。

  前有日本电影《小偷家族》,今有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,戛纳貌似在吹亚洲风。其实不是,去年戛纳主竞赛单元有中国导演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,有韩国导演李沧东的《燃烧》,一种关注单元有中国导演毕赣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但他们一无所获。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提名名单里,也有中国导演刁亦男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影片也未获戛纳褒奖。

  正像亚历桑德罗所言,戛纳金棕榈关注社会现实。本届戛纳仅次于金棕榈的“评委会大奖”,颁发给了塞内加尔、法国合拍电影《大西洋》,它也同样是一部社会现实题材的作品。《大西洋》的故事发生在塞内加尔的达喀尔,一群劳工建设着一座充满未来感的建筑,他们本身的待遇则与奴隶无异。男主人公和其他忍无可忍的劳工决定乘船离开这个国家,寻求更好的生活。男主人公在家园里也不是没有牵挂,只是与他交好的女人却因家庭的命令要嫁给另外一个人。《大西洋》在故事的表现手法上偶尔浪漫,但整体表现的故事残酷而真实。

  中国参赛片

  重类型 缺创新

  唯一一部入围本届戛纳影展主竞赛单元的中国影片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由刁亦男担任导演和编剧,胡歌、桂纶镁、廖凡、万茜等主演,讲述一名小偷在绝望的逃亡路上自我救赎和忏悔的故事。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承载着中国影片在本届戛纳影展的希望,不过结果令人遗憾。

  五年前,刁亦男执导的《白日焰火》在柏林影展上斩获金熊,那是中国类型电影的高光时刻。五年后,刁亦男执导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聚焦小人物命运,雨夜、霓虹灯和大段的留白,营造出紧张焦灼的氛围。

  用犯罪题材或者类型片的形式表达人性,这是刁亦男作品的特点,犯罪悬疑片《白日焰火》如此,他更早时间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的《夜车》如此,这次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也是如此。这样的特点,也是近年来中国导演在国际影展上的大部分作品的共性,比如蔡尚君执导、陈建斌主演的犯罪悬疑片《人山人海》入围威尼斯影展获得最佳导演奖,贾樟柯入围戛纳的《江湖儿女》,王小帅今年年初在柏林影展上获得褒奖的《地久天长》。这些影片的共同之处在于人性表达深刻,但创新程度乏善可陈。

  “我们试图用影片中真实的场景与情感来打动观众。”刁亦男在戛纳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他同时指出,中国故事的国际化表达仍然是中国电影人不断努力的方向。正如国际媒体评价所言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延续了刁亦男之前作品《白日焰火》的风格,将中国传统武侠片和美国黑色电影的元素相融合。武侠片是中国电影的传统优势,好莱坞类型表达方式是华语片在市场体系下学到的东西,二者的结合,确实是目前相当多华语片的特点。

  不过在目前逐渐重视现实表达的戛纳,缺乏创新的武侠与缺乏思想的好莱坞类型表达,都不是戛纳的菜。

  武侠片方面,1975年,《侠女》戛纳获认可,但获得的是技术奖项。2000年,《卧虎藏龙》亮相戛纳,但仅是展映。2015年,《刺客聂隐娘》戛纳获导演奖,但打动戛纳的并非武术,而是因为影片表达的“人的存在与生活”。中国武侠片不能打动戛纳,在于有技术没“想法”。

  好莱坞类型片方面,虽然美国电影在戛纳获奖最多,但对于戛纳而言,显然属于缺乏新鲜感的类型,其中一大明证,就是本届影展昆汀广受关注的《好莱坞往事》,也未获奖项。

  因此可以说,将中国传统武侠片和美国黑色电影的元素相融合的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并未跟上戛纳的潮流。

  戛纳获奖片

  中国票房渐热

  相当长时间里,国际影展获奖片在中国电影市场票房一般,在戛纳和奥斯卡上都获褒奖的艺术电影《艺术家》,中国票房仅400多万,《国王的演讲》《铁娘子》等影片在中国的票房,都未超过1000万。今年在柏林影展上获得大奖的中国影片《地久天长》,票房也非常惨淡。

  不过近两年,戛纳获奖片的票房正在走高。去年的金棕榈影片《小偷家族》上映前,是枝裕和已经在国内影迷圈积攒口碑多年,《小偷家族》是其被引进内地的第二部影片,在得当的宣发和档期的作用下,影片在内地取得9674万的票房成绩,成为有史以来内地最卖座的日本真人电影。

  再就是正在上映的《何以为家》,这部黎巴嫩影片取得2.59亿票房后,已成为近年来最大的市场黑马。在《复联4》压倒性的排片和票房表现下,市场出现了一定的反刍,在影片质量过硬、剧情通俗可接受度高的前提下,这种联动效应带动了影片票房大幅度增长。《何以为家》是去年戛纳获得评审团大奖的影片,原名《伽百农》。

  今年获得戛纳最高奖金棕榈奖的《寄生虫》,是本届戛纳获奖片里最有希望引进中国上映的影片。相比去年的《小偷家族》的文艺片风格,直击韩国社会贫富差距的《寄生虫》不仅犀利,而且有类型电影的特点,在可看性上完全是商业片的套路。奉俊昊通过情节设计的强戏剧性来表达嘲讽,同时惊悚、悬疑的情节又将观众紧紧吸引到故事中,让观众跟随影片紧张、恐惧、担心、大笑,《寄生虫》被评价为充满活力和掌控严密的喜剧。这种好看又不肤浅的戛纳获奖片,票房前景被看好。

  第72届戛纳电影节 获奖名单

  ●最佳影片

  《寄生虫》奉俊昊(韩国)

  ●评委会大奖

  《大西洋》玛缇·迪欧普(法国/塞内加尔)

  ●最佳导演

  《年轻的阿迈德》达内兄弟(比利时)

  ●最佳女演员

  《小小乔》艾米丽·比查姆(英国)

  ●最佳男演员

  《痛苦与荣耀》安东尼奥·班德拉斯(西班牙)

  ●最佳编剧

  《燃烧女子的肖像》瑟琳·席安玛(法国)

  ●评审团奖

  《悲惨世界》拉吉·利(法国)

  《巴克劳》朱利亚诺·多内莱斯、小克莱伯·门多萨(巴西)

  ●评委会特别提及

  《必是天堂》伊利亚·苏雷曼(巴勒斯坦)

  ●短片金棕榈

  《我们和天空的距离》 Vasilis Kekatatos

  ●短片单元特别提及

  《MONSTRUO DIOS》 Agustina San Martin

  ●金摄影机奖

  《我们的母亲》凯撒·迪亚兹(危地马拉)


上一篇:《八佰》曝光“战火英雄”预告 硬核剧组忘我拼命

下一篇:北美票房:真人版《阿拉丁》票房夺魁

蜀ICP备12020508号  |   QQ:345696541  |  地址:中国四川  |  

川公网安备 51062302000161号